山河表里

记脑洞

私设小莫就是一个一直没来过卡梅洛特的德鲁伊孩子。

小莫作为一个德鲁伊孩子一直对梅子的强大有所向往,所以他特地来到卡梅洛特来拜访梅子。当他发现梅子为了亚瑟隐瞒自己的魔法并且做他的仆人时,他坚定地认为这一定是因为梅子对亚瑟的爱,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助攻之旅……


尽管只是一个巧合,而且看起来和brolin毫无关系,但是莫名感到心痛

加菲那么好吸,大家快来呀


天狼君:

最后宣一波,群里又多抢到了一批杂志,目前有十几个名额剩余,详情可以进群了解,群号见评论

(救救孩子x



无事生非(中下)

6.(这章可以对Sean说“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完全ooc了)

 

Chris追着Eduardo出去了,没有人会再来打扰Mark工作,他戴上了耳机开始编程。

 

“你们没出什么问题吧Marky boy,”Sean拿着两瓶啤酒走过来,他看了一眼屏幕,无法自抑地笑了出声,“嘿,停下来看看你在写什么?”

 

屏幕上是一行一行的WardoWardoWardo。

 

Mark黑着脸把它们都删除了:“什么事,Sean?”

 

“没什么,只是来看看你怎么样,我以为你没事的,但现在看来情况不容乐观啊。”他刻意地盯着电脑屏幕说。

 

Mark抿紧嘴唇:“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有没有,就是过来看看,你接着忙吧。”

 

Sean把啤酒放在Mark的桌上,转身要走,同时在心里默数,1,2,3……

 

“等等,”Mark果然开口了,一副不情愿的样子,Sean甚至能看出来几分羞涩,“你那天说的话,是Wardo告诉你的?”

 

“哪天啊?”Sean故作疑惑。

 

“你说呢Sean Parker?别逼我用剑指着你。”

 

Sean举手投降:“没有,他没这么说过,但是我这么觉得。”

 

“这是毫无根据的臆测,我曾经跟Erica谈恋爱,而Wardo喜欢Christy,很明显我们都是直男……”

 

“不不,你可别再把自己往直男的范围划分了,Eduardo知道这个吗?你会让你甜蜜的巴西男友哭出来的。你看,他给你花他的钱(那是投资,Mark咬牙切齿地说),为了‘你的’Facebook在纽约奔走(他也有30%,Mark抱起了双臂),好吧好吧,”Sean“一脸认真”地说,“那就算你们的共同财产吧。听Dustin说他甚至还给你上课、看着你吃东西,你们现在的学生谈起恋爱来都这么一板一眼吗?他不让你感到无趣吗Mark?”

 

“Wardo不无聊,他只是比起你来更喜欢那些没那么疯狂的娱乐方式,他规矩、温和、有礼貌,这是他的特点,你不能因为你和他性格不合就这么说他。”Mark捏断了手里的红蜡糖。

 

Sean看起来却好像更轻松了:“哈,这么说你承认了。”

 

“承认什么?”

 

Sean欢快地说:“Eduardo是你的男朋友~”

 

“Sean,停止表现的像个无聊的起哄的中学生,你知道这不会为你赢得什么。”Mark决定觉得Facebook里除了他都是些不正常的人。

 

Sean转身离开:“我知道我知道,不打扰你了Marky,继续工作吧。”

    

“不Sean,”Mark走到他身边拽住他,“你到底想要什么?你不是个会关注别人的感情生活的人。”

 

“你要我直说?”

 

“是的。”

 

“我想让Saverin离开Facebook,他用的全是华尔街的那一套,他受他父亲的影响太多了,他不能跟上Facebook。他在纽约花费了太多时间,但是这对Facebook毫无用处,Mark,我不在意他付出了多少,我只在意我们能得到什么。他不适合Facebook,我们需要更能跟上节奏的CFO。”Sean说这话的样子就好像当初谈起金门桥下水时一样。

 

“你是说让他离开?”

 

“对,让他离开。”

 

Mark沉默着思考,而Sean耐心地等待他。

 

他迟疑地说:“可他有30%的股份,我不可能在他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让他离开Facebook。”

 

“是,他不可能一无所知,但是我们可以稀释他的股份。”Sean放下啤酒,坐在Mark旁边揽住他,“我们可以一点一点稀释他的股份。”

 

“他会感到痛苦吗?”

 

“当然。那重要吗?他甚至可以起诉我们,但那确实有效。”Sean嗤笑,“想想看他怎么认识Facebook,他不像我和你那样把Facebook看的那么重要,只要价钱够高,他随时都能把它卖掉,而他甚至拥有Facebook30%的股份。你怎么能放任这样的人留在Facebook?”

 

“你说的对,你说的都对,”Mark提高了声音盖过了Sean的,“但既然你把事情想的这么清楚,为什么你想不到我会不想让Wardo离开呢?”

 

“所以你真的爱他?”Sean瞠目结舌。

 

“对啊,你不是看出来了?”

 

“不,我没有,我只是想让你们之间出现一些沟通障碍。”Sean低声说,讽刺地是,他不会知道正是他的刺激,使得Mark发现了他爱着Eduardo,发现了自己并不想让Eduardo离开Facebook。

 

7.

“Mark?”Eduardo艰难地开口,“他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

 

“不知道,我那天正在想着工作,然后他就过来问我,Chris,你觉得Wardo喜欢我吗?我当然给了他肯定的答复。”Chris摊了摊手,就是这么回事。

 

说实话,Eduardo能想出一万个理由为什么Sean这么做,但是Mark,他为什么要问Chris这个,难道自己的某些行为造成了他的误解?而且Chris为什么要给他肯定的答复??

 

Eduardo连忙辩解:“Chris,我想你误会了,刚认识你那会儿我就跟你说过了我不是gay,我喜欢亚裔女孩,事实上我觉得我最近认识的有个姑娘就挺不错的,只不过Facebook占用了我太多的时间,所以我没空谈恋爱而已。”

 

“真的吗,Eddie?”Chris搅动着咖啡,“为什么我和Dustin也是他的朋友,但是Mark从来不要求我们去给他上课?为什么在Dustin同样可以提供Facebook启动资金的情况下,他不找Dustin而是找你?”

 

“因为我人好,而且我是投资协会的主席。”

 

“那他为什么不找Winklevoss兄弟呢,他们已经对他表现出了相当的诚意。”

 

“因为我跟他是朋友,他更想让我入伙。”

 

“那你自己呢?你是哈佛投资协会的主席,不只Mark,还有很多人都想要你的投资,拉你去做他们的CFO,我看其中的一些也不无潜力。”Chris挑了挑眉。

 

“但它们都不如Facebook对我有吸引力,我觉得Facebook……”

 

“得了,Eddie,你爱Facebook的唯一理由就是Mark,别反驳我,除非你知道怎么改Facebook上自己的感情状态,或者你能说出除了聊天和看自己朋友的动态以外,Facebook有哪些细节上的设置。”

 

“我确实不知道,但我只是太忙了,我没空用Facebook。”

 

“拜托,众所周知,没人会没空用Facebook,你可以在上课的时候用它,可以在洗手间里用它,甚至还有人在开车时用它,Facebook就是想要你无时无刻的注意力,就像Mark,不是吗?”Chris促狭地笑了。

 

“你别笑的这么奇怪好吗?”Eduardo抖了抖,仿佛要抖掉自己不存在的鸡皮疙瘩似的,“好吧,我承认自己不热衷于网络上的社交,这可能很稀奇,但我并不是独一个吧我猜?”

 

“是的,但你恰巧是一个社交网络公司的CFO,恰巧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投注给它,恰巧为这个公司的CEO操着大大小小所有该操不该操的心?Eddie,认清自己的心,别为了Sean这种混蛋丧失自己的理智。”Chris温柔地看着Eduardo。

 

Eduardo移开了视线,显得犹豫不决,他搅着自己已经快凉透了的咖啡,不知道该对Chirs说什么。

 

是的,从一开始他就被这个和他完全不同的朋友深深吸引——Mark只关注他想关注的事,他不需要全优,不需要在意太多人的感受,他不合规矩,他现在甚至不需要终极俱乐部,他给了Eduardo太多不一样的体验和想法,他不由自主地和他亲近起来,但他真的爱他吗?这个问题并不能用简单的是或否来回答……

 

Chris偷偷地给Dustin发短信:去叫Mark给Eddie发个短信,随便怎么着,他得让Eddie今天留下来。

 

好的,Dustin回话,于是他拿起Mark的手机给Eduardo发短信。

 

Eduardo的手机亮了起来,发出振动的声音,他拿起来看到那句“Wardo,I need you,求你回来,我们应该再谈谈”,叹了一口气,他永远也没法拒绝Mark的请求。他对Chris说:“Chris,或许我们应该回去?Mark说他要跟我谈一谈。” 

 

“好的Eddie,答应我一定好好地和Mark谈,记得我和Dustin永远站在你这边。”Chris站起来,用力地抱了Eduardo一下。

 

8.

“Mark,我刚刚用你的手机给Ed发了个短信。”Dustin试图用最不能引起Mark注意力的方式说这句话。

 

Mark随手把飞镖扔向Dustin:“我告诉过你别插手我们之间的事。”

 

Dustin哀嚎:“你要谋杀你的CTO吗?我只是希望让Ed留下来,他已经辛苦了太长时间了。”

 

“你可以用自己的手机发短信。”

 

“我当然可以用我的手机发短信,但是你觉得Ed会听谁的?”Dustin耸耸肩,“而且我也没说什么,我只是说‘你’希望和他谈谈,等会儿我会把Sean带走,你们两个好好谈谈。”

 

“快滚。”Mark瞪着他说。

 

Mark拿出自己的手机,他看着上面的那句“Wardo,I need you,求你回来,我们应该再谈谈”,他尴尬不已,这话听起来并不像朋友说的,也绝对不像Mark自己说的,毕竟对他而言“I need you”的下一句应该是“I need the agorithm”,而不是什么“求你回来”,他希望Wardo能看出来这短信并不出自他手。

 

Mark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他总是等着Wardo对他的妥协,即使在门上写了“9!asshole”,也从来没有对他恶语相向的Wardo总是先说话、先停止冷战的那个人,但Dustin发的消息让他变成了主动的那个人,要怎么样才能开始对话呢?Dustin说的可真简单,如果谁能教会Mark Zuckerberg正常地开始一段对话,他肯定能考上哈佛还门门都拿A+。他的胃皱缩成一团,紧张极了。

 

他开始在本子上写起了方案。

 

Wardo,我欣赏你在纽约为Facebook所做的一切,但你要清楚Facebook不需要广告……

 

Mark划掉这段文字,写上一个大大的叉。

 

Wardo,我喜欢你,我需要你,也需要Facebook,但是Facebook不需要你,所以你要离开Facebook,对,就像抛弃自己的孩子但还和带着孩子的单身爸爸搞在一起一样……

 

什么玩意,Mark撕下那张纸,团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

 

“所以我猜我们要替不知所措的Mark制定一个一个追求Ed的计划啦?”Dustin欢快地说。

 

“我说过了走开,我自己能搞定,Dustin。”Mark把手放在了剑柄上。

 

“我真诚地并不这么觉得,Mark你要知道,没有一个正常人会认为‘I’m here for you’的最好答语可从来不是‘I need the agorithm’,我相信不需要Chris那么高的情商也能理解这个,但偏偏你不知道。”Dustin摊手。

 

Mark抿紧了嘴唇。

 

“所以把Eduardo挤出去听起来并不像个商业决策,而更像是,我在某种程度上扮演了小三的角色??”Sean不可置信的说。

 

“你以为呢?”Dustin随手把Mark的红牛罐子扔向Sean,他可没有在报Sean一直压迫他让他工作的仇。

 

“但是,Erica怎么说?她可是导致Facebook出现的导火索……我是说,我一直以为Mark是个直男。”Sean弱弱地说,就好像他被那个罐子砸的晕头转向。

 

“Erica和Facebook没有关系,我从小就想做一个能用互联网把人们联系起来的网站。”Mark争辩说,但是没人理他。

 

“emmmm,Mark在遇到Ed之前是百分之百的直男,但遇到Ed之后他就不是了?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但他们是Mark和Ed呀,什么都有可能在他们之间发生。”Dustin甜蜜地说。

 

Sean一副了然的样子,而Dustin像个该死的脑子里充满浪漫想法的傻瓜。Mark放弃了跟他们争辩,时间在流逝,但他并不知道要和Wardo说什么,更别提抽出一点精力来应付Sean和Dustin,他随手拿出一张纸开始画些不知所谓的东西,感觉自己开始慢慢平静下来,但是没几分钟之后——

 

门铃响了。


下更一定完结!!!

记梗,闲了再写

1.看到Andrew和Jesse一同出街的图能让tumblr炸掉,Mark很好奇能让tumblr崩溃的究竟需要是多震撼人心的事情,于是他决定试一下,并且他思来想去觉得Wardo+他应该是最具有话题度的组合,于是他决定试一下……


2.那个总是出现的热点:哈佛小甜饼,时间线往后移到wifi出现但并不普及,wardo每次连校园网的时候都会发现有一个热点叫Eduardo,他感到奇怪,但是没有深究。之后和马总成为了朋友,于是让他帮忙追踪这个ip地址,但马总推说查不出来,达达也说自己查不出来,于是Wardo自学编程,最后发现这个热点居然来源于马总……


无事生非(中或中上)

5.

*大量情节借用电影,涉及经济学的内容都是瞎编

 

Palo alto的气候比起纽约更像Eduardo的家乡巴西,他很喜欢这里,不过他也同样喜欢纽约,华尔街深深吸引着他,他的未来规划里绝对包涵着它,但他最近也因为Facebook而动摇着,这个初生的、充满活力的网站需要一个对它认真负责的CFO,Mark不需要钱,但他需要保护……S**t,这关他什么事,尽管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但他绝对不是他开始考虑在加州工作的理由,他都是为了Facebook。

 

他走在街上,随手在花店里买了一束花,才到了他给Mark他们租的别墅。他抬手敲门,过了很久才有人应门,是Sean Parker。

 

Sean假笑着说:“啊,Eddie,你可太甜蜜了,你居然带来了一束花,但你觉得Mark会喜欢这个吗?”他拿走了Eduardo拿在手里的花,随手拿了一个炸鸡桶插在里面,“比起这个,我猜Mark会更关心你有没有为Facebook拿到投资或者你想要的‘广告费’。”Sean做了一个略带轻蔑的表情,他看起来似乎完全不记得他们一起喝酒那天晚上他曾经对Eduardo说过什么了,不过Sean Parker就是这么擅长做一个混蛋不是吗?

 

Eduardo反击,“那你那边的进展又怎么样呢?你一直说要为Facebook寻找风投,但现在你似乎并无进展不是吗?”

 

“不,我安排了和Peter Thiel的会议,你知道他吗?”

 

“为什么我需要知道?”

 

“因为他有一个叫作克拉里昂的二十亿的对冲基金,而且他对Facebook感兴趣,”Sean一副故作天真的样子,“如果我是你,我会抓住这样的机会,而不是在纽约找那些对Facebook贡献不大的广告商。”

 

时间仿佛静止了,沙发上抽大麻的未成年女孩,辛苦编程的程序员都消失了,Eduardo脑子里回响着纽约地铁上嘈杂的声音,疲惫的感觉向他侵袭而来,他放弃了反驳Sean,而是沉默地走向Mark。

 

“Mark,我们需要谈谈。”Eduardo取下Mark戴着的耳机,而对方看起来就像是刚从一场梦境中被叫醒一样迷茫。

 

Mark花了点时间才反应过来Eduardo来了,但他只是看了Eduardo一眼就又把注意力转回到了手头的工作:“稍等,Wardo,我还需要一点儿时间。”

 

Eduardo拉了把椅子在Mark身旁坐下,他应该感到恼怒的,明明他才是CFO,但居然是Sean Parker安排会议,而Mark甚至没有告诉他这件事,但是他也明白,如果那个Peter Theil真的能给Facebook足够的资金,他是完全能接受这件事的,他甚至可以尝试与Sean Parker建立相对友好的关系。

 

他总是这么容易对Mark妥协。哦不对,是对Facebook的发展。

 

他看着Mark,他这个富有天赋的卷毛朋友,嘴唇紧紧抿着,看起来有些刻薄,他如此专注地编程着,钴蓝色的眼睛简直在发光。

 

他盯着他看,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他不会知道周围的猴子们已经开始用看老板娘的表情看他了;他的思绪漫游到了Kirkland,加勒比之夜,他甚至发出了几声轻笑,他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对,直到Mark用一种干巴巴又难以置信的语气对他说:“Wardo,我想你没有意识到,但是,你这样摸我的头发确实会影响到我。”

 

“哦,哦哦,”Eduardo慌忙把手拿开,瞬间惊醒,“我去看看Dustin在做什么,你等会儿过来找我。”

 

Mark努力地忽略Eduardo的手在他的头发上摸过留下的感觉,“算了Wardo,我们还是现在就聊吧。”

 

Eduardo重新坐下,“Sean Parker,我想跟你聊聊他,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而且他还安排了会议,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他显得非常平静。

 

Mark揉了揉眼睛,他扶着额头对Eduardo说:“因为他能替Facebook找到更合适的资金来源,风投,而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广告,广告不酷,它不适合Facebook,用户会因为广告而转向其他社交网络。”

 

“但是只有广告才能帮你保留对Facebook的控制权,你觉得风投可以做到这一点吗?”

 

“但也未必不行,”Mark取了一根红蜡糖,他语气越来越激烈,“我们现在扩张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我当初的想象了,‘Facebook永不崩溃’,这不能只是空话,我们需要服务器,需要程序员,你在纽约为Facebook找到的广告商不能满足资金需要,你已经被……”

 

Mark抬头看向Eduardo,他看到了对方眼下的青黑,Wardo也正看着他,痛苦、疲惫、还有他看不懂的神色氤氲在他的眼中,那使得Mark无法直视他,他全身紧绷着,仿佛在等待一个判决。

 

“被什么?”他轻轻地问。

 

“没什么,”Mark放缓了语速,“Wardo,你理解我在说什么了吗?”

 

“我理解。”尽管这么说着,但Eduardo的神色却丝毫没有改变。

 

那让Mark感到痛苦。

 

“不,你没有理解。”Mark又把视线移向Eduardo,他想说,我希望你能留下来,Facebook的规模只会越来越大,我需要我们需要一个专职的CFO,I need you,但那句“嘿,你应该知道,Eduardo喜欢你对吧”突然在他脑海中响起,使得他一时语塞。

 

“不不,我理解了,你需要风投,需要Sean Parker,那为什么不考虑考虑别的方面呢?他酗酒、抽大麻,甚至把姑娘带到这里来,Facebook还很年轻,他带来的丑闻可能会给它带来什么样的灾难?”Eduardo关上了门,一个程序员看起来被他们两个吓坏了,他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你为什么就不能跟我说呢?华尔街会有很多像Peter Thiel一样对Facebook感兴趣的人,我同样可以给Facebook找到风投,但你们绕过了我直接安排了会议。”

 

“因为你在纽约,而且似乎从来不肯听我好好跟你讲话,你永远都在地铁上或者在见广告商,甚至没有办法分出一点心思接我的电话。”

 

“我在纽约一天坐14个小时地铁……”

 

“但那有什么用呢?Facebook的用户数量不会因为资金短缺而减少,而你正在浪费我们宝贵的争取风投的时间,但Sean显然比你敏锐得多……”

 

Eduardo听不下去了,他抓起自己的外套,夺门而出。

 

“发生了什么?”Chris给了Mark一个责怪的眼神,“你就不能和Eddie好好谈吗?”

 

“我在好好谈,是他不配合。”

 

“算了,不能指望你了解哪怕任何一点谈话技巧,你甚至不具备最基本的情商。”

 

Chris不再理会Mark,他又一次为自己的PR生涯感到担忧,他赶紧跑出去在街道上找Eduardo,幸亏他走的并不快,让Chris足以在他的身影消失前就找到他。

 

“Eddie,”Chris紧跑两步赶上他,“你没事吧?Mark可能是连续编程太久,或者中了病毒之类的,你知道Mark说话就是这样。”

 

“谢谢,Chris,不过我没事,我只是不想再和Mark争执了,而且我也需要再思考一些事。我等下就订回纽约的机票。”

 

“别着急,你这段时间在纽约也很辛苦,你可以先休息休息,除了Mark和那些被他用剑指着的程序员,没有人会受得了连续高强度的工作。”Chris拉着Eduardo往一家咖啡馆走,“我们可以先坐一会儿。”

 

他们要了咖啡坐下,Chris体贴地给了Eduardo休息的时间,他们坐了一会儿他才发问:“所以,纽约怎么样?”

 

“很忙,但是没什么进展,对广告商来说在Facebook这样的社交网站做广告太少见了,而且之前的Friendster因为服务器瘫痪引起的用户流失让他们对Facebook也存在同样的顾虑,很少有人愿意在Facebook投放广告。”Eduardo闭上了眼睛,“但是这对Mark来说、对Facebook来说远远不够。”

 

“Eddie,你已经为Facebook做了足够多的,你只是采取了和Sean不同的方式,而他的方式更被Mark所接受;我觉得你只是和Mark之间缺少了一些沟通,你知道,一般人跟Mark很难,但我觉得这对你而言不算是问题。”Chris笑了笑。

 

“我能理解Mark为什么觉得Sean Parker不可或缺,Nasper彻底革新了音乐播放方式,他的眼光、创意确实让人信服。但是他绕过我让Sean安排会议,”Eduardo叹了口气,“他并不把我当作朋友,而是一个提款机或者别的什么。我真是听够了‘Sean比你敏锐’‘Sean能为Facebook找到风投’之类的话。等我心情稍微好点,我会试着和他再谈谈的。”

 

哈,所以问题的根源在于Sean Parker?Eddie是在嫉妒他吗?嫉妒Mark对他的重视?他突然想起Mark前几天问过他他是否觉得Eddie喜欢他,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Chris顿觉自己并不像公司PR,而更像高中女生的知心大姐姐。

 

“我不了解财务是怎么回事,我想知道,对你来说,Sean安排会议和你安排会议有什么区别?”Chris尽量使自己的眼神变得真诚而又疑惑。

 

“简单来说,任何财务决策都不应该绕过CFO进行。”

 

“Mark知道这个?”他小心翼翼地问。

 

Eduardo把自己的脸埋进手中:“他知道,这课还是我上给他的。”

 

“那你觉得风投怎么样?”

 

“风投很好,比起广告它能为Facebook提供更多资金,而且说真的,比起死板的广告,像Facebook这种新兴的、有巨大发展潜力的网站更容易吸引到风投。”

 

“那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跟Mark提到过风投?还是你提了我不知道?”

 

“我没有提,风投不同于广告的地方在于,相当于掌握公司资金命脉的风投有很大可能会要求改组股份组成,他们几乎不可能接受一个具有公司绝对控股权的CEO,但Mark肯定不会接受别人对Facebook指手画脚。”

 

“好吧,我知道了。我想问你,你在意的究竟是是Sean在安排会议,还是Mark让Sean安排会议?”

 

“什么?这没有差别吧?”Eduardo一脸茫然。

 

这差别大了好吗?Chris腹诽,我倒是觉得这才是造成你们之间问题的原因,很显然某人对Facebook的付出并不是建立在自己完全的理智和对Facebook的爱上。

 

“不不不,Eddie,我们从头开始想好吗?在你决定投资Facebook时,Mark给过你企划书或者别的什么吗?”

 

“他没有,他只是跟我谈了谈他的想法,而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

 

“所以你就决定要给他提供资金并且成为Facebook的CFO了?你对每个朋友都这么好吗,还是只有Mark是这样呢?”

 

“什么?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对所有朋友都这样呢?朋友怎么可能部分亲疏远近呢?”

 

“你说得对,”Chris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咖啡,“朋友不可能不分亲疏远近,而Mark值得你并不足够理智地进行投资。让我们谈谈,为什么你明知风投对Facebook来说更有利,但是你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它吧,什么是使得哈佛投资协会主席宁愿放弃自己占股30%的公司的发展空间来维护的呢?”

 

Eduardo放下了咖啡,“是Mark对Facebook的绝对控制,但那是因为……”

 

“啊对,是Mark,必须是Mark,永远是Mark。Eddie,你不觉得自己对Mark的关心有些超过了吗?抛去跟Facebook相关的事情不谈,想想平时,我可从来没听过别的火辣的南美人居然会这么关心朋友的一日三餐、睡眠时间,他们可都是热爱狂欢多过在朋友的寝室度过课余时间的人,更别说晚上在朋友的寝室留宿,替朋友上课,他们也不会默默地允许朋友对自己奇怪的独占欲,想想那次Mark拿剑指着Dustin跟他说‘Dustin,别叫他Wardo’,还有很多这样的事情。Eddie,和Mark好好谈谈,你们可是Facebook的爸爸妈妈。”Chris愉快地笑了,问题完美解决。

 

“爸爸妈妈?”Eduardo目瞪口呆,“你觉得我喜欢Mark?而我生气的原因是吃醋?”

 

Chris摊手:“难道不是吗?”

 

“你在想什么,”Eduardo急了,“你所有的推断都建立在我对Mark心存爱慕的前提下,但我们只是像你和Dustin那样的朋友而已,我维护Mark的理由是我觉得可以让Facebook发展的更好,而不是那些只想着把它卖来卖去的股东或者别的CEO。我猜你是听了Parker的话产生了什么误解……”

 

“不,不是Sean,”Chris摇摇头,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是Mark。”

无事生非(上)

《无事生非》AU设定,Sean看热闹不嫌事大系列,分歧和天价离婚案都不存在设定

 

1.

“所以你是说,Wardo喜欢我?”Mark显然地震惊了,他甚至停下了编程,双眼盯着虚空的某处,好像在思索什么世纪难题。

 

“对啊,难道这并不明显吗?你可以去问问Dustin或者Chris,我相信他们会给你同样的答案。”Sean抛下这个重磅炸弹,施施然离去了。

 

Mark难得地在早晨发起呆来,他的脑子里充满了那句“嘿,你应该知道,Eduardo喜欢你对吧”,Sean说的如此理所当然,好像Mark就应该回答“对,对,我知道”,等等,这件事是真的吗?所以Wardo所有对Sean的排斥其实都来源于嫉妒? Mark拿起一罐红牛,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打开邮箱,准备处理一下邮件,但当他回过神来,他已经新建了一个发信窗口,收件人一栏正是“Eduardo Saverin@hotmail.com”。他匆忙把邮箱关掉,觉得如果不把这件事情解决掉他就没有办法开始一周的工作。或许这件事情是Sean无聊时的造谣?尽管Sean是Mark的朋友,但他一向不是个关心别人情感生活的人,这句话或许是他又一次嗑大了的产物?在星期一的早上就嗑大,这很Sean Parker。况且Wardo怎么会把这件事透露给Sean呢?尽管Wardo喝醉之后确实会说出很多惊人之语,但他没有理由和Sean一起喝酒,也不可能和他一起喝酒,毕竟Wardo在纽约而Sean在加州,等等,Sean之前似乎说过他要去纽约为Facebook找投资人?Mark拿起手机,打算发消息问问Sean,但他停住了,他几乎能想到他问Sean这件事时对方的表情和态度——故作错愕和恋爱指导专家,而Mark并不想让Sean有机会插手他的感情生活,所以他久违地燃起了黑客之魂,尽管黑Sean的电子设备比较难,但是黑美联航的系统查查他的订票记录就没什么难度了——5月25号,从旧金山国际机场飞往拉瓜迪机场,仅仅两天后,就从拉瓜迪机场机场飞回了旧金山,很好,看来他也并不像他说话时那么漫不经心,他分明就是赶回来特意把这个消息告诉Mark的,Sean Parker想看他的热闹?Mark绝对不会遂他的愿。

 

但生活显然因为这个小卷毛改变了人们的社交方式就善待他,他的手机亮了起来,是来自Wardo的短信:Mark,这周六我会过来,我们需要谈谈关于广告的事。

 

很好,现在Mark确定,直到这周末Wardo走了之后他才能进入正常工作状态,为猴子们哀悼吧,他们的加班地狱就要来了。

 

2.

无论别人怎么想这件事,Dustin都对Mark问他他是否觉得Eduardo爱他感到莫名其妙,要知道,这几乎不能算是一个秘密,除了对Mark而言。 

 

“他当然会爱你啦,你看,他给你带各种各样的好吃的,关心你的生活起居,让你刷他的卡,对你几乎有求必应,这哪里是朋友的待遇,当然是爱人啊。”Dustin盯着屏幕,头也不回地说道。

 

“等等,他让我刷他的卡是因为他是我的投资人,这很合理。”Mark皱眉,“而且有求必应也未免太夸张了吧,那只是因为我对他要求比较少,而Wardo人很好而已。”

 

“好吧,你愿意这么认为就这么认为吧,”Dustin回头,露出一个“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但你觉得哈佛的投资协会主席会随便把自己的卡拿给一个连框架都没搭好的网站的创始人用吗?或者说普通的大学男生会在凌晨的时候翻自己的好朋友的博客,而且为了他失恋这种小事从自己的宿舍赶过来安慰他吗?更别说还有什么‘相拥而眠’,‘故作不经意的触碰’。”

 

“哇哦。”不知道是哪里的猴子发出一声难以抑制的惊叹,随即控制住了自己。

 

Mark脸更黑了,他愤怒地审视着猴子们,无奈那声“哇哦”实在是太短了,让他没法分辨出来究竟是哪只猴子在搞事。

 

3.

“Chris,”Mark抱有一丝侥幸地问,“你觉得Wardo喜欢我吗?”

 

正埋头工作的Chris回头苦恼地看他,“当初你跟我说让我做Facebook的PR,可没说需要我帮你解决感情问题。”

 

“但我们也是朋友,而且你是gay,所以我想……”

 

“这很明显不是吗?我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Chris打断他,视线从电脑离开,看向Mark,“你觉得我和Dustin为什么总要在Eddie来宿舍的时候出去呢?即使某天你们在门把手上挂袜子我们也不会惊讶的。听着,尽管我没有像你一样日理万机,但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别用这个早八百年前的定论的问题来烦我,我唯一的问题就是你们怎么还没有在一起。”Chris快速地说完,又开始忙着处理他似乎永远也处理不完的文书。

 

Mark咬着红蜡糖,呆滞地走开了。

 

4.

加州并不平静,纽约也好不了多少。至少对Eduardo来说是这样,和Sean Parker喝酒不算什么,但他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出的炸弹似的那句“Eddie,你可真是太甜了,怪不得Mark喜欢你”真的让他心烦意乱。什么?Mark喜欢他?Sean Parker到底在搞什么,他当Erica不存在吗?而且他本人相比于某瘦巴巴、平板身材的程序员也更喜欢温软有趣的亚裔姑娘好吗?他几乎可以肯定,这是来自Sean Parker的又一个无聊的、只有Mark会被戳中笑点的玩笑。

 

但是Sean Parker这么做的乐趣是什么呢?说真的,这完全没有必要,他又不会因为他的一句话就产生什么奇怪的想法,这也并不会影响Facebook的发展,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这件事最多也就是影响Eduardo和Mark了…… 

 

不不,应该就是这样了,最近他们因为广告的事情关系紧张,Sean Parker以为他这句话能让Eduardo疏远Mark,进一步减少他们之间的沟通,然后或许把他赶出公司之类的?Eduardo不会允许他这么做的,尽管广告使得他和Mark之间产生了一些争端,但他们总能解决它们不是吗?只要他们好好沟通。他查了查自己的日程表,订了周五的机票,给Mark发了短信:Mark,这周六我会过来,我们需要谈谈关于广告的事。

有没有人像我一样觉得《吃鲷鱼让我打嗝》并不好笑啊……

听卷西读的时候觉得还挺好玩的,一看翻译我真的有种忧伤感和冷笑话感???是翻译的原因还是我的笑点奇怪呢??


【提问】为啥第八部没有小麦了鸭,以及后面BG线是不是蓬勃发展了

占tag致歉,但是不想吃到刀子了QAQ,刚开始看,感觉超甜,但是貌似后面的剧情会不太对?


这才是久厨正确的为久拉票的方式啊呜呜呜呜,请大家继续支持小英雄里的独苗走一段啊T^T

黑鲤鱼:

聚集这些美丽的星光,去挑战月亮吧

谨以此献给所有在萌战支持绿谷的绿厨,献给为我英角色努力的太太们和小可爱们,献给所有支持《我的英雄学院》的人,献给所有心里充满爱的你们。

绿谷是依靠着许多人的帮助才走到今天,感谢让小久走到今天的所有人,希望他能一直走下去。

去吧
朝着更加遥远的彼方
Plus   Ultra

请为他再投一票!